清晨,美美的睡了一觉的诺德感觉身体再次焕发了生机,大半个月的奔波劳累都被消除,整装待发,再次踏上征途。

    诺德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野猪洞据点,要是一个月前诺德独自进入山林还有些提心吊胆,生怕突然从草丛里蹦出一只猛兽,把自己吃掉,现在就不会这样了,大半个月的山林生活,起码让能诺德在外围的山林里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由于昨天已经跟老莫尔打好了招呼,所以诺德来到野猪洞据点的时候,雷曼等人已经准备好了,猎人们也轮换了一批,只有雷曼等关键人物,每次都不辞辛苦的前去寻路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寻路了,诺德也没有多说什么,看着大家已经准备完毕,就立刻出发了。

    经过来回几次的行走,山林里已经逐渐有了小路的痕迹,每次诺德都会让赶路的猎人,顺手把身边的灌木杂草清除的,不仅可以作为标记,防止在山林迷路,也能够让下次进山变得更加轻松。

    世间本没有路,人走的多了也就变成了路,看着脚下逐渐形成的小路,诺德心中有些感慨,虽然几次进山都没能找到远山寨,但是并不是说就没有任何收获的,比如说诺德手里简陋的兽皮地图,以及脚下逐渐形成的小路,这些都算是进山的收获。

    一路上诺德还在打量着周围环境,看看那些地方适合作为以后的据点使用,毕竟不管什么时候找到远山寨,在沿途建立据点的事情已经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只花费了一天多的时间,众人就到达了上次遭遇黑山猫的地方,随着小路的形成和众人对这片山林的熟悉,同样的路程,时间一次比一次的要短,根据诺德的估计,等有时间慢慢的将小路修缮一下的话,恐怕从野猪洞到这里,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行了,也就是说,早上从野猪洞据点出发,天黑之前就能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那么说来这个地方就可以作为据点,趁着众人收拾营地的时间,诺德在周围好好的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本来每天过夜的地点都是精挑细选的,这里地势在山林算是比较平坦的,而且周围的树木也比较稀疏,所以这里的视野十分开阔,的确是一个据点的最近选择,虽然比不上野猪洞那样天然的条件,但是跟周围的山林比也算是难得一见了。

    诺德看完了周围的环境,正打算返回的时候,突然发现前方不远的草丛里有些动静,诺德心中一紧,右手握紧了腰间的长剑,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草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,不能慌乱,也不能大喊大叫或者转身逃跑,一旦你做出过激的反应,可能会刺激草丛里的猛兽,迫使它向你袭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就要保持防御的姿态,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后退,只要你不放松警惕,一般丛林里的猛兽也不会死拼到底,这是雷曼和老莫尔交给诺德在丛林里的生存法则,当然也有一部分是诺德前世看动物世界学来的。

    诺德慢慢的向后退,等到退到一定的距离之后,就转身快步向营地里走去,心里也在反省自己,最近确实有些自大了,仗着有了在山林生存的经验,以及自身逐渐强大的实力,胆子确实比之前要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像这种一个人在山林里闲逛的事情,之前诺德可以万万不敢的,可能也是艺高人胆大的缘故,而且雷曼等人对此也慢慢习以为常,因为他们认可了诺德的实力,除了雷曼以外,一对一切磋没人是诺德的对手。

    回到营地,诺德向雷曼说了刚才的事情,雷曼听完后叫上了老莫尔和哈利,在诺德的带领下,来到了刚才的草丛,在山林里小心谨慎一定总是没错的,带上老莫尔也是为了让他看看草丛里留下的痕迹,到底是什么野兽,不然一头未知的野兽徘徊在营地周围,对众人的安全有很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老莫尔持弓站在原地,蓄势待发,雷曼拔出长剑缓缓靠近那个草丛,随着雷曼的靠近,草丛里并没有什么反应,看来刚才的猛兽应该已经不在了,雷曼慢慢用长剑剥开草丛,当他看清里面的情景之后,不由得看了诺德一眼,眼里流露出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诺德有些摸不着头脑,雷曼的眼神是什么意思?看到雷曼的动作,老莫尔也明白没有了危险,松开了手里的猎弓,和诺德一起走到雷曼的身边。

    雷曼将长剑回鞘,就走进了草丛,弯腰将草丛里的猛兽抱在了怀里,诺德走进一看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。

    雷曼的怀里是一只大概一个多月大的黑山猫,看样子应该很久没进食了,身体非常消瘦,看起来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刚刚就这在跟这个小家伙斗智斗勇?一时间诺德觉得雷曼三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,看见诺德不开口,雷曼不由得问道:

    “诺德大人,您打算怎么处理它。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诺德伸手将小山猫接到了自己怀里,仔细打量了一下怀里的小猫,小猫已经饿得意识不清,身体无意识的在颤抖,本来一身光顺油量的黑色毛发也有些黯淡无光,看样子已经几天没进食了。

    看到诺德打算将小山猫收留下了的样子,雷曼神色有些犹豫,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,雷曼并不想诺德收留黑山猫,怎么说黑山猫也是丛林里的猛兽,万一以后野性突发,伤了诺德大人怎么办,但是看着诺德的兴致,雷曼也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其实老莫尔和哈利看向诺德的眼神也有些不解,毕竟黑山猫在远山寨的名声可以所说令小儿止啼,从小听惯了黑山猫恐怖的传说,看到诺德打算收养一只黑山猫,顿时对诺德产生了几分敬畏之情。

    其实诺德到没有想这么多,看到这只小山猫凄惨的样子,诺德心中的确起了几分同情之心,在联想到之前那只成年的黑山猫可能是这个小家伙的母亲,诺德的心中又多了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虽然对于那只成年黑山猫的的死,诺德心里没有半分同情,对于袭击自己的敌人,诺德不会怀有半分仁慈之心,但这一切跟这只小山猫无关,相逢即是缘,能遇到诺德也就帮一手,至于以后怎么样就到时候再说吧。

    轻轻的托着怀中的小山猫,诺德回到了营地。